梦者

问问

家人们,我在找一个视频。b站的,忘记叫什么了

   就是四个人,画风都是偏火柴人的。搞一个十多题的测试比赛,有两个我记得很清楚。一个是姐姐把妹妹吃了,因为要永远在一起。另一个是血迹变暗跟地毯还是什么一样所以看不出来

开头还是结尾有个游戏广告。直接在老福特里磕过里面的一对cp,只记得开头是j好像

奇奇怪怪的东西出现了

活久见的口嗨文段

幼勘+文笔废物


短小且废物



注意避雷





坎贝尔沾满尘土污泥的手紧攥着干瘪的面包,这是他离开家以后唯一一次吃上真正的食物。难以下咽的面包卡在喉咙,他咳了起来,疯狂拍着自己的胸口。企图好转一些。我不忍心,递给他一杯水。

    “谢,谢谢……”坎贝尔的声音弱得像蚊子在耳边嗡嗡一般。“不用谢”这孩子怪可怜的,我的眼神不由得更温和了。

     吃着食物,他开始流出豆子般大小的泪珠。顺着那稚嫩的脸庞滑落。   一口气一口气的抽噎着,似乎在申诉自己的委屈。对啊,这只个是无辜的孩子。

    坎贝尔拉扯着肮脏,残破的袖口在脸上胡乱擦拭的。但看起来更加糟糕了,大把的鼻涕泪水糊在衣袖上,他却依然不肯停下哭泣。

   我注意到,这个可怜的孩子瘦的过分了。瘦得皮包骨,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力。原本应该有点婴儿肥的,看起来稚嫩的脸庞现在又脏,又瘦

奇怪的口嗨什么的,勘右注意



精神病×对死无观念勘


   如果,如果你爱着我。你会在我坠落的时候拥抱我吗?会在我几近支离破碎时把我捡起来拼凑在一起吗?

   就让我在濒临死亡时轻轻吻上你的额头吧,就让我把我的遗书留在你的心间吧。或者用血迹斑斑的手抚上你的脸颊,诉说对你无法言说的爱意

    瘫在你温暖的怀里,就像回到母亲怀抱里的孩子一样。把你染上了肮脏的,属于我的颜色,我很抱歉

     我可能会在久眠前看见你那双茫然无助的眼神,你说着什么。我听不清,你在看着谁,我不知道。我就像一个站在路旁的陌生人,不知道你是谁。叫什么。只能静静的,目不转睛的看着你

双勘脑洞

记者勘×肉体腐烂灵魂勘

以自己的视角看到另一个自己濒死前的走马灯。

走马灯导致记者勘误以为这是自己缺失的记忆,以至于后面精神崩溃。而灵魂勘只想夺舍,交换他与自己的身份。

在记者勘生活时不断学习对方的习惯,性格。渐渐了解对方的一切,顺变作怪。让记者勘的精神更加脆弱


相爱相杀,却似双生花般



是屑脑洞